NFT浪潮下的新經濟模式

近期許多企業和投資人開始投資和擁護比特幣的情況下,除了讓加密貨幣進入再一波牛市,使得許多市場上的熱錢不斷湧入加密貨幣市場,讓更多人也開始關注區塊鏈技術的相關應用,其中又以非同值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為市場上熱門的新型數位資產。 值得關注的是,近期國際拍賣行佳士得首次在官網以NFT為拍賣基礎,舉辦數位藝術品-Everydays的專門拍賣活動,並且以加密貨幣進行付款。這個NTF拍賣品起拍價為100美元,五天即破300萬美元。同樣是這幅畫作者Beeple的10秒短影片作品,在2020年10月由美國的一位藝術收藏家用近6萬7000元美金買下,並在五個月後以660萬美金再次賣出。 有不少人對於NFT上的交易品價格大開眼界,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類似數位憑證的商品,甚至交易後並沒有交付實體商品,為何可以有這麼高的成交金額,甚至還有許多人捧著大筆的錢爭先恐後想要進到數位資產買賣市場。我們可以先從NFT的本質來看,簡單來說NFT是將物件以區塊鏈為數位資產收藏的概念,讓該物件具備不可替代性、可流動性、稀缺性,讓它產生具有市場價值。進一步來看,當資產的價值不再被資本市場控制,而是可以放在自由市場上去交易時,商品的可交易性就會提高,同時也會帶動資產的流動性,讓更多買家能夠看到待交易的資產,進而擴大數位資產的市場。再加上藝術品的價值往往建構在「如何證明原始作品的稀缺性」,而NFT的買家成交後可以得到經數位加密的認證紀錄,並且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區塊鏈追溯該商品的所有交易紀錄,這樣的特性讓藝術品的價值可以被確認。

NFT浪潮下的新經濟模式
NFT浪潮下的新經濟模式

NFT浪潮帶來的新經濟模式

近期許多企業和投資人開始投資和擁護比特幣的情況下,除了讓加密貨幣進入再一波牛市,使得許多市場上的熱錢不斷湧入加密貨幣市場,讓更多人也開始關注區塊鏈技術的相關應用,其中又以非同值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為市場上熱門的新型數位資產。 值得關注的是,近期國際拍賣行佳士得首次在官網以NFT為拍賣基礎,舉辦數位藝術品-Everydays的專門拍賣活動,並且以加密貨幣進行付款。這個NTF拍賣品起拍價為100美元,五天即破300萬美元。同樣是這幅畫作者Beeple的10秒短影片作品,在2020年10月由美國的一位藝術收藏家用近6萬7000元美金買下,並在五個月後以660萬美金再次賣出。 有不少人對於NFT上的交易品價格大開眼界,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類似數位憑證的商品,甚至交易後並沒有交付實體商品,為何可以有這麼高的成交金額,甚至還有許多人捧著大筆的錢爭先恐後想要進到數位資產買賣市場。我們可以先從NFT的本質來看,簡單來說NFT是將物件以區塊鏈為數位資產收藏的概念,讓該物件具備不可替代性、可流動性、稀缺性,讓它產生具有市場價值。進一步來看,當資產的價值不再被資本市場控制,而是可以放在自由市場上去交易時,商品的可交易性就會提高,同時也會帶動資產的流動性,讓更多買家能夠看到待交易的資產,進而擴大數位資產的市場。再加上藝術品的價值往往建構在「如何證明原始作品的稀缺性」,而NFT的買家成交後可以得到經數位加密的認證紀錄,並且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區塊鏈追溯該商品的所有交易紀錄,這樣的特性讓藝術品的價值可以被確認。

NFT浪潮之下衍生的金融監理問題
NFT浪潮之下衍生的金融監理問題

比起數位發展部,台灣需要有清晰的數位發展願景

近期有許多針對「數位發展部」的討論,大家近期的反應來反思,我們為何需要一個這樣的政府部門?不久前的公聽會上,有與會者曾提到,我們是為了甚麼而成立這樣的部門是相當重要的,以及這個部門是否真的能發揮其效果?「網路無國界」思維之下,要如何做到政府涉入的「邊界」在哪裡?我們打算用甚麼樣的基礎建設跟法律思維去做規劃,打算走企業自治的加州模式、政府管制的歐洲模式,還是網路主權思維的中國模式?前陣子推出的 OTT 專法基本上就徒具形式,無法管理到真正最多人使用的海外平台,那是否只是在增加國內業者與海外企業競爭的難度? 討論中也不乏有人提醒,我們不該期待數位發展部的出現就能解決我們目前的問題,新的部門絕不該是將其他不同部門有關連的部會全部納入麾下,而是應該擁有「共通性的跨界能力」,以整合性、跨部門的方式運作,這樣的部門才有機會解決舊有問題,並提前佈局未來可能發生的問題。 依據這些討論可以看出,我們現在需要這個部門,原因是太多過去該做的事我們當時都沒做。比如談了很多年的數位轉型、資訊安全勢必都該是較為基礎且不能再等的部分。基本面來說,現在的公部門的IT部門基本上都是外包,沒有長期穩定的人才,這樣的編制基本上就不太可能協助政府體制的「數位轉型」,更別提讓政府擁有在數位發展方面的創新。政府單位對數位地發展的轉型,不能還只停留在「無紙化」而已,而是應該至少要開始認真有「資料治理」的思維來做系統性思考。

比起數位發展部,台灣需要有清晰的數位發展願景
比起數位發展部,台灣需要有清晰的數位發展願景

生命中的課題 — 憶 高中英文老師 張敬祥 先生

「生命最重要的課題是用心體驗生命。」 我在泛黃的筆記本上找到這一句話,那是高中英文老師在畢業前送給我的一句話。我高中讀的是高雄的左營高中,當時不算是個前段的好學校,校風卻頗為開放,學校也大膽啓用年輕的新老師。我的英文老師張敬祥先生,是一個有著四方臉,大眼睛,身材結實,充滿熱情的老師。張老師的教學方法很特別,除了教課本上的東西以外,他上課會介紹西洋音樂歌曲,從巴布.迪倫(Bob Dylan),披頭四,B.B. King,賽門與葛芬科(Simon Garfinkel)到史密斯飛船等。張老師不但介紹音樂,用歌詞來交英文,也講述當時文化背景和歷史。記得他在講巴布.迪倫的《Blowing in the wind》的時候,就講了當時越戰和嬉皮文化和平運動。 我對語言和文化的好奇心也被張老師的英文課給啓發了,回家的時候抱著字典查歌詞裡面的單字,研究當時的歷史故事。張老師也鼓勵我們寫作,有一段時間我每天會寫一篇作文,交給張老師,而我也在這樣的啓發之下,大學時念了英國文學系。多年以後我翻開當時的筆記本和高中時用的英文字典,彷彿時空又回到那個燥熱南部夏日,映著蘋果樹的倒影,走在校園裡戴著耳機,聽著隨身聽哼唱著披頭四《Love Is All You Need》的年代。

生命中的課題 — 憶 高中英文老師 張敬祥 先生
生命中的課題 — 憶 高中英文老師 張敬祥 先生

製造業:台灣的新矽屏障

新冠肺炎的到來警示人類現在正面臨全球危機,影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商業、教育、醫療保健、經濟和交通運輸,並且最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們對未來的看法。不可預測性、不確定性和焦慮似乎已成為常態。政府的決策和產業的應變可能會在未來數年內改變世界,不僅將影響我們的醫療保健系統,還將影響我們的經濟、政治和文化。在各種替代方案之間進行選擇時,我們不僅要問自己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脅,而且還要問問自己,風暴過後我們將居住在什麼樣的世界上? 好的發明是在困難時期產生的。過去的二十年中,世界經歷了幾次危機。2000年時互聯網泡沫破滅,卻催生了像Google這樣的偉大公司。次級抵押貸款導致的2008年金融危機給了共享經濟崛起的機會,例如Airbnb和Uber。變化是迫切需要和生存的結果,而人類適應環境和發展的能力是演化的鐵證。那麼,Covid-19大流行將如何帶來哪些積極性的變化? 對於政府而言,是時候重新考慮社會福利制度、財富分配、行業結構、醫療保健及教育平等的時候了;對於企業主而言,現在是重新評估商業模式、對研發進行長期投資、勞動力轉型及數位轉型的時候了;對於新創公司的創始人來說,現在是評估策略、現金儲備和樞紐、團隊重組的時候了。雖然世界似乎處於停頓狀態,但距離絕望還很遙遠,而現在正是創新的最佳時機。

製造業:台灣的新矽屏障
製造業:台灣的新矽屏障
Jason Hsu

curator, entrepreneur, restless learner and legislator 策展人、創業者、飢渴的學習者、立法委員 關注:新創、科技、教育、環境永續、互聯網應用 Twitter:@augama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in/jason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