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許多企業和投資人開始投資和擁護比特幣的情況下,除了讓加密貨幣進入再一波牛市,使得許多市場上的熱錢不斷湧入加密貨幣市場,讓更多人也開始關注區塊鏈技術的相關應用,其中又以非同值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為市場上熱門的新型數位資產。

值得關注的是,近期國際拍賣行佳士得首次在官網以NFT為拍賣基礎,舉辦數位藝術品-Everydays的專門拍賣活動,並且以加密貨幣進行付款。這個NTF拍賣品起拍價為100美元,五天即破300萬美元。同樣是這幅畫作者Beeple的10秒短影片作品,在2020年10月由美國的一位藝術收藏家用近6萬7000元美金買下,並在五個月後以660萬美金再次賣出。

有不少人對於NFT上的交易品價格大開眼界,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類似數位憑證的商品,甚至交易後並沒有交付實體商品,為何可以有這麼高的成交金額,甚至還有許多人捧著大筆的錢爭先恐後想要進到數位資產買賣市場。我們可以先從NFT的本質來看,簡單來說NFT是將物件以區塊鏈為數位資產收藏的概念,讓該物件具備不可替代性、可流動性、稀缺性,讓它產生具有市場價值。進一步來看,當資產的價值不再被資本市場控制,而是可以放在自由市場上去交易時,商品的可交易性就會提高,同時也會帶動資產的流動性,讓更多買家能夠看到待交易的資產,進而擴大數位資產的市場。再加上藝術品的價值往往建構在「如何證明原始作品的稀缺性」,而NFT的買家成交後可以得到經數位加密的認證紀錄,並且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區塊鏈追溯該商品的所有交易紀錄,這樣的特性讓藝術品的價值可以被確認。

當今NFT的適用範圍很廣,從藝術品、球員卡、音樂、虛擬土地、甚至還可以結合去中心化金融等應用。不可否認的是,在疫情仍然無法獲得控制的情況下,透過NFT的技術可以讓物件更有市場流動性,並且讓眾多加密貨幣交易所開始爭相佈局的新興領域,也有許多國際大品牌也正準備進軍NFT的藝術收藏品市場。就近期成長趨勢和區塊鏈的市場來看,可以想像接下來勢必會引起更多關注和應用。然而在數位資產交易浪潮興起的同時,不免也暗藏一些隱憂和風險。

首先,目前NFT市場仍屬於發展初期,流動性和活躍度仍低,再加上其生態系尚未完備,因此存在許多系統性的風險。隨著數位資產開始吸引眾人眼光後,開始有不少人開始注意到NFT的託管與永久保存的問題。在2019年曾經​發生發行一款名為MLB Champions的NFT收藏類遊戲被玩家控訴價值近200萬美元的NFT資產不翼而飛,進一步了解才發現該遊戲雖然打著NFT的名義,實質上給予玩家的並不是真正的NFT,需要玩家另外付出昂貴的上鏈費,才能真正擁有自己的NFT數位資產。雖然這是一個烏龍的NFT消失案,但NFT是否真的能永久保存、儲存方式是否真的可靠?根據ERC721的標準並沒有強制規範創作NFT的人要將數據存放方式,也就是目前並沒有規範這些數位資產的儲存方式是用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的儲存網絡(例如 IPFS、Arweave、Sia等)。

再者,NFT的買賣交易只是token所有權的移轉,這個數位資產本身並不容易被驗證其真偽,只是因為目前市場不大,問題並不顯著。可以想像的是,倘若商品在品質端無法有效管控,就可能會影響到整個市場交易的意願。

最後,從法律的角度又是怎麼看待NFT呢?就本質上而言,NFT可視為將資產數位化的工具,而非是金融商品,那麼這類的代幣(token)究竟是屬於功能型代幣、證券型代幣、資產型代幣?抑或是另一種尚未被定義的代幣類型?因為不同的代幣類型背後所承擔的法律責任不同,甚至受到政府的監管程度也有所差別。尚且不論NFT被歸在哪一個類型,由於涉及到等同於金錢的交易,應仍注意是否有反洗錢的法規適用。以現行各國法規來說,對於加密貨幣的法規已經鮮有規範,更不用說NFT這類新興的數位資產商品。因此在發行NFT或是買賣數位資產上,更要謹慎評估其風險和監管問題。

整體來說,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技術和NFT的非同值化代幣可以說是相輔相成,NFT可以有今天的浪潮也是因為有區塊鏈技術的長期發展,讓NFT擁有所有權、流動性和真實性。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NFT的應用層面將會持續擴大到生活的各個層面,並且可以透過更簡單的方式讓一般大眾更可以參與其中。

近期許多企業和投資人開始投資和擁護比特幣的情況下,除了讓加密貨幣進入再一波牛市,使得許多市場上的熱錢不斷湧入加密貨幣市場,讓更多人也開始關注區塊鏈技術的相關應用,其中又以非同值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為市場上熱門的新型數位資產。

值得關注的是,近期國際拍賣行佳士得首次在官網以NFT為拍賣基礎,舉辦數位藝術品-Everydays的專門拍賣活動,並且以加密貨幣進行付款。這個NTF拍賣品起拍價為100美元,五天即破300萬美元。同樣是這幅畫作者Beeple的10秒短影片作品,在2020年10月由美國的一位藝術收藏家用近6萬7000元美金買下,並在五個月後以660萬美金再次賣出。

有不少人對於NFT上的交易品價格大開眼界,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類似數位憑證的商品,甚至交易後並沒有交付實體商品,為何可以有這麼高的成交金額,甚至還有許多人捧著大筆的錢爭先恐後想要進到數位資產買賣市場。我們可以先從NFT的本質來看,簡單來說NFT是將物件以區塊鏈為數位資產收藏的概念,讓該物件具備不可替代性、可流動性、稀缺性,讓它產生具有市場價值。進一步來看,當資產的價值不再被資本市場控制,而是可以放在自由市場上去交易時,商品的可交易性就會提高,同時也會帶動資產的流動性,讓更多買家能夠看到待交易的資產,進而擴大數位資產的市場。再加上藝術品的價值往往建構在「如何證明原始作品的稀缺性」,而NFT的買家成交後可以得到經數位加密的認證紀錄,並且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區塊鏈追溯該商品的所有交易紀錄,這樣的特性讓藝術品的價值可以被確認。

當今NFT的適用範圍很廣,從藝術品、球員卡、音樂、虛擬土地、甚至還可以結合去中心化金融等應用。不可否認的是,在疫情仍然無法獲得控制的情況下,透過NFT的技術可以讓物件更有市場流動性,並且讓眾多加密貨幣交易所開始爭相佈局的新興領域,也有許多國際大品牌也正準備進軍NFT的藝術收藏品市場。就近期成長趨勢和區塊鏈的市場來看,可以想像接下來勢必會引起更多關注和應用。然而在數位資產交易浪潮興起的同時,不免也暗藏一些隱憂和風險。

首先,目前NFT市場仍屬於發展初期,流動性和活躍度仍低,再加上其生態系尚未完備,因此存在許多系統性的風險。隨著數位資產開始吸引眾人眼光後,開始有不少人開始注意到NFT的託管與永久保存的問題。在2019年曾經​發生發行一款名為MLB Champions的NFT收藏類遊戲被玩家控訴價值近200萬美元的NFT資產不翼而飛,進一步了解才發現該遊戲雖然打著NFT的名義,實質上給予玩家的並不是真正的NFT,需要玩家另外付出昂貴的上鏈費,才能真正擁有自己的NFT數位資產。雖然這是一個烏龍的NFT消失案,但NFT是否真的能永久保存、儲存方式是否真的可靠?根據ERC721的標準並沒有強制規範創作NFT的人要將數據存放方式,也就是目前並沒有規範這些數位資產的儲存方式是用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的儲存網絡(例如 IPFS、Arweave、Sia等)。

再者,NFT的買賣交易只是token所有權的移轉,這個數位資產本身並不容易被驗證其真偽,只是因為目前市場不大,問題並不顯著。可以想像的是,倘若商品在品質端無法有效管控,就可能會影響到整個市場交易的意願。

最後,從法律的角度又是怎麼看待NFT呢?就本質上而言,NFT可視為將資產數位化的工具,而非是金融商品,那麼這類的代幣(token)究竟是屬於功能型代幣、證券型代幣、資產型代幣?抑或是另一種尚未被定義的代幣類型?因為不同的代幣類型背後所承擔的法律責任不同,甚至受到政府的監管程度也有所差別。尚且不論NFT被歸在哪一個類型,由於涉及到等同於金錢的交易,應仍注意是否有反洗錢的法規適用。以現行各國法規來說,對於加密貨幣的法規已經鮮有規範,更不用說NFT這類新興的數位資產商品。因此在發行NFT或是買賣數位資產上,更要謹慎評估其風險和監管問題。

整體來說,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技術和NFT的非同值化代幣可以說是相輔相成,NFT可以有今天的浪潮也是因為有區塊鏈技術的長期發展,讓NFT擁有所有權、流動性和真實性。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NFT的應用層面將會持續擴大到生活的各個層面,並且可以透過更簡單的方式讓一般大眾更可以參與其中。

近期社會關注的焦點除了疫情發展外,就是拜登政府上任後對全球經濟、政局甚至於氣候變遷政策的影響。在拜登上任首日就簽署多項行政命令,推翻了川普時代的許多政策,包含重新接受巴黎氣候協定、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其中又以新政府對於經濟政策的態度最為人所關注。

主要是因為美國在全球經濟角色上舉足輕重外,在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持續爆發之際,新政府如何讓經濟再次復甦是許多民眾更關注的事情,甚至有「拜登經濟學(Bidenomics)」一詞出現,顯示美國現在正亟需強而有力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刺激市場。因此,在拜登政府的團隊中,討論度很高的是準財政部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尤其是她對於貨幣政策和中美貿易關係的態度,引起不少人的猜測,甚至她先前在參議院聽證會表示她認為加密貨幣會有非法融資和洗錢疑慮的一席話,讓比特幣的價格在24小時內暴跌超過13%,甚至一度跌破3萬美金,讓整個加密貨幣交易市場在兩個交易日內蒸發超過1000億美元。導致過去幾個月比特幣的牛市瞬間轉為熊市,使不少投資人開始卻步外,讓外界更關注葉倫下一步的動作。

從葉倫的背景或許能窺探一二。25歲就獲得耶魯大學經濟學博士的葉倫,長期關注於勞動市場和就業議題外,在過去擔任聯準會主席期間,她面對經濟衰退、氣候變遷、金融監理、種族主義等問題都有豐富的經驗,並曾經以穩健的貨幣政策大幅降低失業率。因此面對當前美國經濟衰退的困境,葉倫被視為可以安定市場的重要角色。雖然葉倫先前對於加密貨幣的風險提出警告,根據本月21日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最新發布的文件指出,葉倫更進一步陳述她對於加密貨幣的立場,表示將致力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同時稱讚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資產具有改善全球交易的潛力,並提出加密貨幣可以提高金融系統效率,再加上拜登在上任的首日即凍結了聯邦法規制定程序,包含之前爭議不小的自託管加密錢包 (self-hosted crypto wallet regulations) 法案,對加密貨幣市場是一大利多消息,讓業者暫時有了喘息的空間,並且有更充足的時間可以跟政府有更多的對話空間。

另外一個備受關注的人事焦點是美國貨幣監理署(OCC)有可能會任命區塊鏈公司瑞波實驗室前任顧問巴爾(Michael Barr)為 OCC 新任署長。此外新任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根斯勒(Gary Gensler)的背景也和加密貨幣有深度的關聯,相信他的就任有助於美國加密貨幣的發展。

在其他經濟政策上,拜登提出的1.9兆美元刺激方案、取消減稅政策、提高替代能源產業補貼、提高政府採購與研發投資、強化美國製造業並提升就業率,可以看出他以先安內、後攘外的穩定國內經濟為優先的策略。

這一波改朝換代的時刻,台灣也有機會突破目前的外交和經濟僵局嗎?根據日前葉倫被國會議員問到與台灣的貿易協定時,她表示拜登政府目前先以聚焦本國經濟為重心,在美國於本國勞工和基礎建設上注入重大投資前,不會簽署任何自由貿易的協定。我認為縱使因為中美貿易戰和因為新冠疫情重組全球供應鏈,讓台灣再次躍上國際之餘,更應該實質部署我國的經濟貿易對策。尤其是台灣在2020年被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雙雙屏除在外,這對於台灣在對外的貿易基礎上是非常不利的,甚至有經貿邊緣化的隱憂。如何突破兩岸的僵局、恢復經貿交流管道,甚至是和金磚五國的貿易投資、金融、數位經濟的合作,才能更積極融入國際市場,提升台灣經濟的實質競爭力。另外對於台灣的優勢產業而言,該如何維持市場競爭力,傳統產業又該如何走向國際,並協助廠商進行數位轉型、跨領域整合,是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

這一個多月來比特幣的價格一路攀升,一度衝上四萬元美金大關,許多政府又開始關注加密貨幣的監管,最引人注意的是美國財政部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在前幾週提出一份草案要求應該要將加密貨幣錢包實名制,要求從交易所提領加密貨幣到手機錢包時,交易所必須要對該轉入錢包進行實名驗證才能放行。

先聊聊實名制這件事,在2017年陸續的ICO詐騙亂象,世界各國開始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需要有監管措施,例如2018年當時為比特幣交易市場第三大的南韓即要求加密貨幣交易需採實名制、錢包帳號名稱需和銀行名稱一樣;我國金管會在2018年為了擔心加密貨幣交易所成為詐騙和洗錢的管道,因此要求平台業者要進行實名制;2019年當時全球唯一「實名制區塊鏈」Maxonrow 推出世界首款 KYC 數位錢包 MAX-Wallet,開拓實名制區塊鏈產業生態系。可見許多國家開始意識到區塊鏈公開卻又匿名的雙面特性,對於中心化的國家思維來說,對於金融經濟無法掌控事關重大的局勢,甚至對於犯罪行為匿名化更讓執法機關無所適從。然而,區塊鏈實名制就能解決以上的問題嗎?

雖然美國近期內對於加密貨幣有加強監管的趨勢,繼FinCEN要求要將錢包實名制後,FBI也提出希望可以針對暗網犯罪打擊的部分,增設加密貨幣專門小組,以有效的整合資源並打擊犯罪。但是就實際的加密貨幣市場趨勢,卻是呈現比特幣價格持續攀升、大量的場外交易、許多銀行和資本家大舉進入加密貨幣,顯示社會大眾對於加密貨幣的需求逐漸增加。

對於各國政府陸續出現監管措施,這可能只會迫使地上經濟更趨向地下化。現行已經有不少的交易者會採場外交易(OTC)的方式,除了便於大筆資金流動外,交易資訊相對在交易所操作而言較為不透明,更能保護交易雙方的隱私。根據CryptoQuant鏈上數據的紀錄顯示,許多機構型資金在這幾個月都大舉進場比特幣市場,並且透過相關數據分析,有大量的場外交易正在發生。有人認為大筆訂單透過場外交易進行,能夠緩衝鉅額買盤對市價的影響,但是站在政府監管的角度而言,場外交易是非常不利的掌握資金流向和後續洗錢的偵查作為。

在區塊鏈、去中心化的世界裡,政府中心化的思維似乎並不能達到監管的目的,甚至是現在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透過智能合約去自動化運作交易,平台方根本沒有交易雙方的資料,更不用說進行實名制或反洗錢申報。相對美國的積極防範,我國目前對於加密貨幣的監管仍採灰色地帶,沒有實質的主管機關和法規明文限制,如何在科技演進和監管取得平衡,是值得思考方向。

中國大陸推行數位人民幣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已箭在弦上,各國政府亦對此多有研究著墨。論者有謂台灣不該發行數位新台幣以免被視為美中大國博弈的棋子,然而數位主權貨幣具有打破金流障礙、健全物聯網產業、提升數位主權、增強貨幣地位及利於政策推行等重要功能,當前政府高舉科技興國旗幟,當然不能因噎廢食。

該怎麼做?一言以敝之,靜水深流,將DCEP的關鍵技術拆分,各個專研,以待大用。舉例而言,雙離線支付技術彰顯了數位人民幣的M0性格,然而我們卻還沒看到其具體運作的成果,雙離線需考量安全性與線上帳本的同步問題,以避免潛在的「多重花費」風險。當前學界提出的解法,一則透過可信執行環境(TEE, Trusted Execution Environment)的應用;一則透過和實名制手機綁定的銀行客戶端模式;另外亦有基於區塊鏈及非對稱加密技術離線支付的應用等不一而足,而觀察中國人民銀行近期申請的專利則可看出其透過標準統一晶片建立離線支付體系的端倪。

統一的晶片模式要求所有支付節點都要安裝晶片,成本較大,可能是該方法尚未受到採用的原因。但透過近場通訊等手段,以IC卡、SIM卡、eSE卡,或所謂薄膜SIM卡作為載體的物理隔離晶片技術,在台灣卻是具有諸多專利的強項,且此一方法還能透過與智慧合約技術的結合,解決交易雙方的信任問題,以及訊息流和資金流同步的問題,這個優勢能夠大幅度簡化傳統金融機構間複雜的交易流程。

再舉一例,於匿名性方面,為實現 DCEP 有限匿名要求,一筆交易可能要同時將訊息傳送營運機構和央行,且所傳送的內容還有所不同,這在設計上非常複雜,且有成本過高的隱憂。就此而言,台灣著重研究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數位身份DID(Decentralized ID)即具有重要價值,DID有去中心化、自主可控、可信的數據交換等優勢,是網路的一種全新分散式數位身份。台灣將能提供DID與監理機制之間的相互競合與折衝的空間,而非自始就自上而下的強監管,就此亦應鼓勵相關產業投入研究。

中國大陸早在 2014 年即提出進行法定數位貨幣研發的計畫,並於2017 年於央行成立數位貨幣研究所,短短數年,已達到即將全境發行的成就,一鳴驚人。政府相關單位應當認真分析其關鍵技術,並以台灣的科技、研發優勢深耕、活化產業,方能站穩數位貨幣的戰略高點,於科技興國一役再下一城。

過去人類野心勃勃了好幾次,1992年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因欠缺約束力實際上沒什麼顯著作用; 1997年,《京都議定書》 使溫室氣體控制或減排成為已開發國家的法律義務,但美國總統小布希卻退出了;在2015年聯合國氣候峰會中通過《巴黎協定》,而現任美國總統川普也退出了。大國的退出與某些國家的表面工夫,都其實揭示了政府參與之外,民間企業的力量與科技發展勢必要更發揮影響力,才能更加確保地球的未來。

隨著AIoT與5G時代的到來,萬物聯網與高速傳輸導致各種傳感器的海量數據彙整成為可能,未經變造的數據如果直接上鏈,也能使我們更精準而透明有效的監控環境中的變化,也能更即時地面對自然環境中的變化與潛在風險,例如過去常被詬病的溫室氣體重複計算的問題。而世界各國都較早開始進行的,運用區塊鏈進行食材溯源相關應用,雖然還不能算是最有意義的運用方式,卻是一個較為具體且已經較為流行的應用。

另外,永續能源的部分,目前最多討論與應用嘗試的就是在碳權交易、碳足跡抵銷與綠電購買、消費的部分。

如歐洲的非營利組織「Poseidon」透過在消費中結合小額捐款支持秘魯的森林保育計畫,讓每一筆消費產生的碳足跡可以再讓消費者抵銷掉該筆消費產生的碳足跡。而台灣的Maicoin集團也已經與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合作,從新種植的森林中獲取 3 萬噸碳權,並以購買了的碳權來發行碳幣,以利碳權交易的證券化。

能源話題上,除了碳排放的追蹤,另一部分就是進行全方位的能源使用追蹤的輸入與輸出,而台灣的 IoT 新創 NextDrive聯齊科技與區塊鏈新創 BiiLabs 合力出擊日本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BiiLabs主打的 IOTA 的分散式帳本技術,有「越多人參與,效率越高」的特色,而且因為不依賴礦工進行驗證,而是其他使用者協助進行驗證,因此也不會有其他複雜的因素影響,其中的Tangle技術則可以快速地進行身分驗證與數位資產的管理,搭配上 NextDrive 本身的能源物聯網產品,不只是可以精準理解使用者的「消費」電力的情況,更是可以反過來追蹤「生產」了多少電力,以及這些電來自哪裡、有多少已被交易,鼓勵大眾也加入綠電生產的行列,並且方便有效率地轉賣給電廠。這樣的服務已經與日本幾家電力公司合作,用來分析消費者的用電情況,也在日本電業自由化的背景下,讓節約能源與有效利用得以實現。

碳交易(Carbon trading)是國際間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所採取的經濟工具之一。簡單來說,政府會先設立溫室氣體的#總量管制目標(Cap),再分配二氧化碳的排放權(Emissions permits)給各個排碳的業者。每個業者的排碳量不能超過自身所擁有的排放權,因此排放權剩餘者能和排放權不足者進行交易,讓前者獲利而後者免於受罰。歐美國家多設有交易碳排放的「氣候交易所」,以減排溫室氣體。

臺灣雖然已有《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但仍尚未實施總量管制。換句話說,臺灣還沒有碳排放市場,而無從進行碳交易。因此,如果臺灣要成為「綠色國家」,僅「呼籲」社會大眾減碳做環保是不夠的,政府必須有魄力的「限制」各產業的碳排放量。有了碳排放總量管制,才能試算出可能的碳權交易價格、處份金額、拍賣制度等,形成碳交易市場。

我在擔任立委任內大力推動區塊鏈應用,卸任後受到英國智庫 Blockchain & Climate Institute (區塊鏈暨氣候變遷學院)邀請出任立法政策研究部門主管,此為一個研究全球氣候變遷以及如何用區塊鏈技術來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的智庫。

疫情之下,全球各地都在進行「重啟」,也因為人類活動的停止,大自然得到了休養生息的機會,但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威脅並未顯著減緩。台灣的專業人才一直都是我們可以,在區塊鏈的相關技術上,我相信台灣絕對能透過新創團隊在自身領域的專業,加上與政府單位的合作,能夠讓台灣在氣候變遷的努力被看到,並且再一次的讓世界看見,台灣可以幫得上忙。

人才匯聚所帶來的大好機會,台灣必須把握住,並藉此鋪設讓未來可以成長的土壤。

現在的台灣,雖然少了很多海外觀光客,但可能是近幾年來最多海外白領長駐台灣的時候。過去兩年最熱門的兩個熱詞相遇了,人才危機的「灰犀牛」遇見了疫情的「黑天鵝」,兩種危機事件此時正在台灣展現。因為疫情,許多原本在海外工作的台灣青年都返回了台灣,其中一大部分就此離職回到台灣找尋新的機會,而各大五星級飯店也都多了不少「包月」甚至「包季」房客。這會是候鳥過境嗎?

五年前一份名為「全球人才2021」(Global Talent 2021)的研究報告裡,台灣在所有被調查的國家當中是屬於人才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這份英國牛津經濟研究研究院 (Oxford Economics )的報告預測了2021年全球各國人才供需的落差程度,墊底的台灣是「-1.5」,倒數第二的日本則是「-1.4」,主要原因是人口老化、總人口減少,且當時日本的政策並不夠支持技術移民。如果持續惡化,人才缺口現象就造成嚴重的國力衰弱。

2021年馬上就要到了,兩國各做了甚麼?日本推出了號稱全球門檻最低的綠卡,預計吸引一萬優秀人才移民日本,這幾年也頻頻聽說日本各公司大力挖角台灣人才的消息。台灣在2018年也堆出了「就業金卡」後申請數成長緩慢,但因為疫情今年發卡爆量,在今年九月發出了第1,000張。

表面上現在似乎因為台灣在防疫上的好成績,多方面的獲得了世界各地的認可。但這些人才來到台灣了,然後呢?

人才斷層要解決,人願意來到台灣還只是第一步。我在立院任內協助推動了「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的通過,使得後續有機會推出就業金卡,當初也協助 YouTube 共同創辦人陳士駿取得第一張金卡,而這只是個開始。

關於留住這些人才的方式,台灣應該從長計議。例如,這樣的高階人才有相當多都已成家立業,但對於協助這些人才舉家遷徙的配套依然不足,對於如何協助子女就學、融入環境等,都是這些海外人才的痛點。

除了現有政策,人才市場可能也還未做好準備。不少公司並未做好接收國際化員工的準備,企業內部的招聘流程到制度規劃,對外籍人士都還不夠友善,這對於想要加大力道在台深耕的人而言都是相當大的阻礙,而這其實也是政府可以投入輔導各企業的部分,除了針對外籍人士本身的租稅優惠,更應該提供更多誘因使企業願意引進外籍人才。

就我的觀察,好幾位從矽谷來台的創投,一開始只專注在躲避疫情,當初步安頓好,開始研究台灣的各方面的環境時,才開始意識到許多問題。台灣的許多資金、投資限制尚未與時俱進,導致這些海外人才想要把資金引入台灣,或是在台灣設立公司、進行招聘,都會遇到語言不通以及法規無所適從的情況。即便有些網站有設計英文版,但這些方案與配套措施的關鍵字並未廣為人知,這些很樂意長期在台灣投資,甚至將海外公司的員工都帶來台灣的海外朋友們,都不知道哪些事情該找哪些單位。一個針對舉家遷徙或是創業、投資相關的一站式服務窗口是必要的,例如,如果想藉此機會將公司總部遷到台灣的專屬單一窗口。

近期台積電的市值飆升到進入世界前十名,而除了台灣這幾年人才輩出的專業展現外,更重要的就是與張忠謀董事長一樣,當年大量回到台灣的海外專業人才打下了這個江山的基礎,此時此刻,或許正是我們的下一個轉機,可以透過引入新的技術、服務與人才並藉此進行碰撞,引領一波全新的產業轉型、產業升級!

長期的醫療、公衛準備,是一次漂亮的防守,讓台灣迎來現在的這份機會,但是機會來了我們是否能把握?如果讓海外人才變成快閃台灣,讓這些人才群聚在台灣變成一次長期避難的度假,這將浪費了過去多年來的累積與最好的時勢。該是時候,我們來打一次更加漂亮的進攻了!

近期有許多針對「數位發展部」的討論,大家近期的反應來反思,我們為何需要一個這樣的政府部門?不久前的公聽會上,有與會者曾提到,我們是為了甚麼而成立這樣的部門是相當重要的,以及這個部門是否真的能發揮其效果?「網路無國界」思維之下,要如何做到政府涉入的「邊界」在哪裡?我們打算用甚麼樣的基礎建設跟法律思維去做規劃,打算走企業自治的加州模式、政府管制的歐洲模式,還是網路主權思維的中國模式?前陣子推出的 OTT 專法基本上就徒具形式,無法管理到真正最多人使用的海外平台,那是否只是在增加國內業者與海外企業競爭的難度?

討論中也不乏有人提醒,我們不該期待數位發展部的出現就能解決我們目前的問題,新的部門絕不該是將其他不同部門有關連的部會全部納入麾下,而是應該擁有「共通性的跨界能力」,以整合性、跨部門的方式運作,這樣的部門才有機會解決舊有問題,並提前佈局未來可能發生的問題。

依據這些討論可以看出,我們現在需要這個部門,原因是太多過去該做的事我們當時都沒做。比如談了很多年的數位轉型、資訊安全勢必都該是較為基礎且不能再等的部分。基本面來說,現在的公部門的IT部門基本上都是外包,沒有長期穩定的人才,這樣的編制基本上就不太可能協助政府體制的「數位轉型」,更別提讓政府擁有在數位發展方面的創新。政府單位對數位地發展的轉型,不能還只停留在「無紙化」而已,而是應該至少要開始認真有「資料治理」的思維來做系統性思考。

何謂「資料治理」(Data Governance)甚至組織的資料素養 (Data Literacy)?簡單來說,就是在真正做到全方位數位治理(Digital Governance)之前,政府部門、企業與個人,都要開始懂得把資料視為資產,並且真正的類似於開源、節流、投資、儲蓄等的思維去看待資料。我們該如何設定戰略方向與進行組織調整,我認為有幾個國家的方向相當值得我們參考。

新加坡於2014年起開始推動Smart Nation 計畫,並成立直屬於新加坡總理公署的智慧國諮詢與行政辦公室(Smart Nation Programme Office),並以連結(Connect)、收集(Collect)、理解(Comprehend)三個步驟去執行,要從基礎設施的建設來連結國民,並廣設傳感器結合去識別化的資料來累積資料,再透過OpenData等方式將資料提供給大眾使用,公私協力讓人民生活品質智慧化。這樣具體而清晰的大方向,是值得我們在最一開始進行政策溝通之時就拿出來與大眾溝通的。

而英國數位、文化、媒體暨體育部曾提出的「數位策略」(Digital Strategy)政策有七大主軸,分別是連接力(Connectivity)、全民技能(Skills and inclusion)、政府支持數位創新(The digital sectors)、更廣泛的經濟(The wider economy)、牢靠的網路空間(Cyberspace)、線上政府服務(Digital government)、資料經濟信心(The data economy),基本上清晰的提出政府大算在各個現有部門中增加哪些職能或者增加哪些部門,從網路基礎建設、人民終身教育與人才培養、創新商業的推廣與投資、更大力度推廣企業數位轉型、政府本身的數位轉型,以及台灣比較多人討論的政府相關業務的線上化、台灣整體國家的資安防禦能力,最後,是新加坡也視為第一要務,台灣的探討卻光是數位身分證就一直卡關的資料經濟。

我認為政府部門應該自己先想清楚,並開始給人民一個對未來生活的想像,而不單純只談拚經濟。或許可以設定好基本的「資料」時代思維的法規,比如歐盟 2019 年頒布了全新的《數位單一市場著作權指令》(Directive on Copyright in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賦予媒體對摘要其內容的業者行使收費的權利,而法國更是第一個基於該指令立法的國家。這會開始提高民眾與企業對資料價值的敏感度,並循序漸進地架構出整體的資料思維,甚至是將這些想法開始加入十二年國教的內容,讓學生不再只是會操作軟體,而是真的有數位國家的意識、常識、知識。

無論是最後數位發展部用甚麼形式存在,這樣的機構需要具備的最重要的依然是彙整、調動資源的權力,想清楚數位治理的方式、針對資料經濟做出示範、扶植本土企業與國民數位能力的方案,並且提供全民一個清晰的戰略方向與願景,如當年美國阿波羅計畫、近期英國王子的地球計畫,讓舉國上下都擁有共同願景之下動起來,這個攸關科技強國未來的政策,才有辦法真正好好的讓大家同心協力來完成。

生命最重要的課題是用心體驗生命。」 我在泛黃的筆記本上找到這一句話,那是高中英文老師在畢業前送給我的一句話。我高中讀的是高雄的左營高中,當時不算是個前段的好學校,校風卻頗為開放,學校也大膽啓用年輕的新老師。我的英文老師張敬祥先生,是一個有著四方臉,大眼睛,身材結實,充滿熱情的老師。張老師的教學方法很特別,除了教課本上的東西以外,他上課會介紹西洋音樂歌曲,從巴布.迪倫(Bob Dylan),披頭四,B.B. King,賽門與葛芬科(Simon Garfinkel)到史密斯飛船等。張老師不但介紹音樂,用歌詞來交英文,也講述當時文化背景和歷史。記得他在講巴布.迪倫的《Blowing in the wind》的時候,就講了當時越戰和嬉皮文化和平運動。

我對語言和文化的好奇心也被張老師的英文課給啓發了,回家的時候抱著字典查歌詞裡面的單字,研究當時的歷史故事。張老師也鼓勵我們寫作,有一段時間我每天會寫一篇作文,交給張老師,而我也在這樣的啓發之下,大學時念了英國文學系。多年以後我翻開當時的筆記本和高中時用的英文字典,彷彿時空又回到那個燥熱南部夏日,映著蘋果樹的倒影,走在校園裡戴著耳機,聽著隨身聽哼唱著披頭四《Love Is All You Need》的年代。

張敬祥老師是左營高中的英文老師,熱愛教學,他用熱情、教導我正面的能量面對生命中的挑戰。 他將生命變成他的教室,他問自己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做些什麼? 我大學畢業後曾經到中南美洲壯遊, 也是受到他的影響:我橫跨中美洲旅行,從瓜地馬拉到尼加拉瓜到南美洲的秘魯,每到一個地方,我用我的腳步紀錄當地的故事。 在旅行間,我再度變成學生,透過我的眼睛見識到嶄新的種種領域及閱歷。 後來我讀到了一本書叫 <<教室外的最後一堂課>> 裡面有一句話「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我有緣目睹他們每個人身上依稀帶有往年在我班上的微光和影子。」這本書的英文書名「The Priority List」正是所謂的「清單上重要的的事」。我們似乎不曾思考過生命中重要的事是什麼?甚至於我們未曾想過生命中有任何重要的事,我們沒有用心體驗生命。

多年後,我曾試著聯絡高中英文老師,但有人說他已經退休。我想著他寫的那一句話:「生命最重要的課題是用心體驗生命。」我問自己,是否有用心體驗生命? 我翻著高中時期收集的西洋音樂卡帶、泛黃褪色的封面,不合時宜的感覺中,想要記住一點那時青春的回憶,時光卻不留人,或許如同惠特曼(Walt Whitman)的詩所說的:

我啊!生命啊!

這些令我們反覆思量的問題。盲目的人們川流不息;

城市中充滿着無知的靈魂,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美好的事呢?

答案:你在這裡,生命存在而獨特;這出充滿活力的戲上演着,而你有幸能貢獻你的詩句。

你的詩句是什麼呢?

Oh me! Oh life! of the questions of these recurring,

Of the poor results of all, of the plodding and sordid crowds I see around me,

Of the empty and useless years of the rest, with the rest me intertwined,

The question, O me! so sad, recurring — What good amid these, O me, O life?

Answer.

That you are here — that life exists and identity,

That the powerful play goes on, and you may contribute a verse.

p.s.若有同學聯繫上張敬祥老師請讓我知道,我非常想念他。

新冠肺炎的到來警示人類現在正面臨全球危機,影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商業、教育、醫療保健、經濟和交通運輸,並且最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們對未來的看法。不可預測性、不確定性和焦慮似乎已成為常態。政府的決策和產業的應變可能會在未來數年內改變世界,不僅將影響我們的醫療保健系統,還將影響我們的經濟、政治和文化。在各種替代方案之間進行選擇時,我們不僅要問自己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脅,而且還要問問自己,風暴過後我們將居住在什麼樣的世界上?

好的發明是在困難時期產生的。過去的二十年中,世界經歷了幾次危機。2000年時互聯網泡沫破滅,卻催生了像Google這樣的偉大公司。次級抵押貸款導致的2008年金融危機給了共享經濟崛起的機會,例如Airbnb和Uber。變化是迫切需要和生存的結果,而人類適應環境和發展的能力是演化的鐵證。那麼,Covid-19大流行將如何帶來哪些積極性的變化?

對於政府而言,是時候重新考慮社會福利制度、財富分配、行業結構、醫療保健及教育平等的時候了;對於企業主而言,現在是重新評估商業模式、對研發進行長期投資、勞動力轉型及數位轉型的時候了;對於新創公司的創始人來說,現在是評估策略、現金儲備和樞紐、團隊重組的時候了。雖然世界似乎處於停頓狀態,但距離絕望還很遙遠,而現在正是創新的最佳時機。

針對新冠肺炎對投資新創科技所帶來的影響,最近矽谷的兩篇報告也給予了新的解讀。首先,趨勢女王Mary Meeker在報告提到:「風暴將過去,人類將生存,但我們將生活在另一個世界中。然而,每次危機也是一個機會。我們必須希望,當前的流行病將幫助人類認識到全球不團結帶來的嚴重危險。」她指出以下幾項未來可能發展的趨勢:

1)現代化和改善政府/醫療保健/教育,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2)改善政府與企業之間的協調,以造福公民;

3)幫助人們找到最適合其技能及生活方式的工作(和培訓);

4)促進更多的消費;

5)重返基本生活,包括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6)加強家庭聯繫/目標/社區/信仰的嚴肅性?

再者,知名創投基金a16z的創始人Marc Andressen也認為「現在正是建造的時機」(It’s Time to Build)。這幾年,美國製造業外移到亞洲,尤其主要是中國,使得這次肺炎期間,美國的醫療物資大量缺乏,連最基本的口罩、防護衣、呼吸器等都要仰賴進口。當美國連這些基本的產能都開不出來,科技重鎮矽谷幾乎停擺,美國資本界開始思考製造業的重要。儘管美國製造業產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但是為什麼這麼多製造業被轉移到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地方呢?

他說道:「我們都應該問一個問題,你在建設什麼?我們需要使您處於可以為建設做出貢獻的職位,職業和職業。即使是在最破損的系統中,總會有優秀的人才。我們需要解決最大的問題,並為這些問題建立答案。」而當川普總統援引《國防生產法》要求GM、3M等企業投入生產個人醫療防護設備,而Tesla總裁Elon Musk宣布開始製造呼吸器。美國知道在這時刻只有不斷大量投資、全力以赴、開始建造,以科技、自動化設備及先進醫療等,創造新行業、新工廠、新科學重新贏回美國的地位。

台灣約莫2000年有一本書叫《矽屏障》(Silicon Shield),其為澳洲籍作家Craig Addison的著作。該書內容是論述台灣在全球科技供應鏈上的獨特優勢。他從技術研發、基礎建設及金融環境等各方面觀察,指出十年內台灣IC產業的優勢,仍是中國無法取代的。時過20年,美中政治經濟的競爭,從區域對抗到貿易衝突,即將進入科技戰爭。台灣在世界IC產業供應鏈上具有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不僅重要性與日俱增,且難被取代,甚至這項產業優勢也將成為台灣免於中國威脅、捍衛完整主權的重要屏障。今日台灣的高科技業的核心是半導體產業,而產業龍頭台積電更是各家競逐的對象。台積電的先進半導體製程是何以台灣能夠在美中兩強角力之中維持獨特的地位?而這個矽屏障可以維持多久呢?對台灣的科技業,新創產業的啟示又是什麼?

再者,新冠肺炎極有可能是另一道新的屏障,台灣進行了一場非凡的防疫戰鬥。到目前為止,只有不到500例確診病例,並且沒有社區傳播。我可以說我們防守成功,並且擁有一個值得分享的成功模型。這是私部門和公部門協作的結合,具有透明性、有效的政策實施、大數據追蹤、早期發現機制、對個人醫療防護設備製造能力的整合,以及可靠的檢疫執行等。這個新典範極可能形成新的台灣競爭力屏障。尤其,製造業的整合是關鍵。

放眼望去,世界上極少國家能夠在快速時間內整合工廠生產線。一般時期的口罩、防護衣、呼吸器都不難生產,但是在危急時刻,它們都成了稀缺物資。最核心的問題猶如美國製造業外移,而且一點都不剩,這是個嚴重而且緊急的問題。日前川普下令要求美國企業撤出中國,並且願意負擔撤離的費用,日本安倍首相也跟進。此時,台灣自然形成一個製造業撤退的「安全港口」(safe harbor)。現在正是台灣政府積極跟美國談「自由貿易協議架構」(Free Trade Agreement)的時候。因為美國需要台灣的製造業,而台灣廠商也需要新的通路市場,此時不談,更待何時?台美若要真的緊密合作,建議政府應該積極協助台灣製造業到美國投資設廠,並且為法規、稅務、雇用員工、簽證配發及土地取得等,建立綠色通道。

製造業是台灣近30年重要的經濟支柱,電子業的核心就是半導體的製程。因為有台積電這樣追求卓越的製造業,台灣的電子業和網路通訊業才能夠有現今的輝煌成績。矽谷早期發展時的核心也是因應半導體而起的生態系,而台灣有舉足輕重的角色,體現在過去三十年台美人才的大量移動,這樣的底氣依然強勁。如今美國要製造業回到本土,加上原本就已經強大的矽谷軟體產業,美國正在重新形塑未來最重要的戰略部署。製造業結合軟體產業就是軟硬整合,這樣的應用在未來是重新定義遊戲規則。5G的到來也將加速這樣的新興生態系形成,在未來醫療、自駕車、智慧工廠、智慧製造、線上教育及AIOT將成為大勢。這不只是新產業,而是美中兩強對抗的核心主軸,台灣握有半導體和製造業的優勢,勢必要參與這一波創新,也無法履足不前。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同樣競爭此一地位的是韓國。從上次的亞洲金融風暴和這次的新冠肺炎可以看得出來,韓國的經濟結構是以大財團為主,他們在面對危機時,通常衝擊很深,但是能夠快速整隊。過去台灣在與韓國競爭時常常無法有效整合,或是政治力的干預使得台灣本土企業失去站上世界領先地位的先機。韓國從韓劇、電影到手遊,背後都有韓國的電信環境、品牌或國家整體在支持。韓國經歷過亞洲金融風暴,對於突破困局的社會韌性優於其他國家,而從4G到5G的建設與優質的應用環境將成為韓國新創產業的溫床。

未來世界是一個嶄新的面貌,台灣必須要在這個時機點做出正確的決定,縱然我們防疫成功獲得各大國際媒體讚揚,但我們不應該自滿。台灣要放眼未來的產業策略調整、領導人要能夠有遠見、開創新局。過去三十年台灣或許在國際場合上被漠視,但若這次我們要帶動世界的經濟轉動,仰賴的不是我們加入哪個國際組織,而是用過去我們最擅長的強項 – —製造業,來帶動成長,幫助各國渡過這個難關。It’s time to build. Let’s build the future together!

Jason Hsu

curator, entrepreneur, restless learner and legislator 策展人、創業者、飢渴的學習者、立法委員 關注:新創、科技、教育、環境永續、互聯網應用 Twitter:@augama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in/jasonh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